腾讯的万亿美金市值逻辑 _ 苏秦精选

当前美国已经出现了4家万亿美金市值的企业。其中,苹果、微软、谷歌与亚马逊分别为2.82万亿、2.28万亿、1.86万亿与1.62万亿美金。之后的特斯拉,市值也已经高达9285亿美金,无限逼近万亿美金。

这也让中国商业界颇为关注,中国会不会出现自己的万亿美金市值企业呢?会是谁?以及在什么时间出现?

一度,腾讯控股、阿里巴巴集团都与万亿美金市值只有一步之遥,市值最高时,二者都曾超过8000亿美金。但随着最近两年中国政府对互联网产业的政策管制,目前腾讯控股、阿里巴巴集团的市值分别回落到5852亿美金与3157亿美金,距离万亿美金已经有了不小的距离。

从目前来看,在互联网产业之外,中国实体产业中的企业更无可能实现万亿美金市值。即使在海外,除苹果与特斯拉之外,其他强大如强生、辉瑞、宝洁、沃尔玛、丰田、大众、宝马与奔驰等这样产品畅销全球的实体企业,也都距离万亿美金市值有着很大的差距。而产品行销全球,在广阔的海外市场也取得成功,是中国实体企业还迟迟没有证明的一点,如果不能做到像苹果、特斯拉那样产品风靡全球,中国实体经济领域的企业就很难获得匹配万亿美金市值的盈利能力。

目前,中国实体产业市值最高的两家企业分别是贵州茅台与宁德时代,二者的市值也仅为22611亿与12306亿人民币,折合3556亿与1935.7亿美元,实现万亿美金市值几无可能。所以,如果中国出现第一家万亿美金市值的企业,大概率还是会出现在互联网产业。

在互联网企业中,阿里巴巴集团与腾讯控股本呈现出“既生瑜,何生亮”,不相上下的胶着局面,但由于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IPO搁浅等一系列事件的影响,以及京东、拼多多与美团等强有力竞争对手的围剿,让阿里巴巴集团在最近两年元气大伤。

而腾讯控股不同的是,其股价虽然从2021年2月的775港币/股的高点跌到现在的470港币/股,跌幅接近40%,但其实际的业务并没有受到影响,相反在短视频、直播与产业数字化等多个关键领域的竞争力又有了长足的进步,形成更稳固的领先优势。

根据互联网公司30倍的市盈率估算,支撑1万亿美金市值,则需要333亿美金左右的净利润,折合2116亿人民币。这个利润目标,腾讯实现起来其实并不困难。

目前,腾讯尚未发布2021年全年的财报数据,我们先来看一下其在2020年的业绩表现。2020年全年,腾讯实现营收4820.64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98.47亿元,距离2116亿元只有520亿元左右的差距。

具体到细分业务,腾讯也已经拥有了四个年营收千亿级别的业务。其中,2020年,腾讯网络游戏收入为1561亿元,同比增长36%,总营收占比32.3%;社交网络增值服务收入1081亿元,同比增长27%,总营收占比22.4%;网络广告收入822.7亿元,同比增长20%,占比17%;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营收1280.8亿元,同比增长26%,占比27%。

腾讯最新发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腾讯控股2021年前三季度总收入为人民币4159.3亿元,同比增长19%;净利润1298.64亿元,同比增长29%。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腾讯在如此大规模的收入与利润基数下,还依旧保持着颇为稳健的增长。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些业务还将继续保持增长。

首先我们看网络游戏业务,这是腾讯最为稳定的基本盘业务,目前已经处于全球第一的位置。

在网络游戏市场,强者越强的马太效应极为明显,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腾讯只要不犯错,其将会占据越来越大的市场份额。另外,网络游戏还依旧是一个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的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游戏的海外业务正在形成良好的发展势能,成为拉动腾讯游戏长期增长的关键点。以2020年第四季度为例,腾讯海外游戏收入98亿元,已经占到腾讯网络游戏整体季度营收391亿元的25%,43%的同比增长速度更是远超整体增速的29%。此外,腾讯与任天堂的合作,也让腾讯游戏开始将业务扩展至游戏主机领域。

一方面是整体市场规模的增加,另一方面是市场份额的增加。所以,腾讯游戏在当前基础上,再实现营收与利润的翻番也并非难事。

腾讯的社交网络增值服务收入主要包括在线视频、在线音乐、在线文学等精品内容领域的会员付费服务,以及直播平台的直播打赏与游戏虚拟道具售卖等服务。

目前,腾讯视频、腾讯音乐、腾讯文学、腾讯体育、腾讯动漫、腾讯电影与企鹅影视已经构成了全球最大规模的内容产品矩阵。尤其是作为内容产业旗舰业务的腾讯视频,在经历多年的红海厮杀后,已经成为中国在线视频领域的绝对领先者。2021年第三季度的最新数据显示,腾讯当前收费增值服务付费会员数已经达到2.35亿,其中视频付费会员数也达到了1.29亿。

中国在线视频领域会员付费前景广阔,而随着优酷、爱奇艺等几个最核心竞争对手的没落,笔者预测,腾讯视频在未来会产生越来越强的增长后劲,成为中国在线视频行业最终的红利受益者。根据最近一个交易日的数据,美国在线视频企业奈飞的市值高达1737亿美金,未来腾讯在内容领域的资本价值也具有同样的想象力。

另外,随着视频号直播的发展以及腾讯游戏的发展,腾讯在直播打赏、游戏虚拟道具售卖领域的增值服务收入也势必会水涨船高。

众所周知,用户与流量是腾讯最大的业务优势之一,这为腾讯的网络广告业务打下了重要基础。腾讯最新官方数据显示,当前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账户高达12.62亿,QQ的移动端月活账户也保持在5.73亿。除此之外,腾讯还拥有腾讯新闻、腾讯视频、、QQ浏览器、QQ手机管家、应用宝等多个用户过亿的产品。

相对腾讯旗下产品的巨大用户数与流量,腾讯2020年的网络广告收入只有822.7亿元,这是不相匹配的。不过,这并非腾讯的广告团队客户拓展不力,而是腾讯清醒地认识如果过度压榨流量广告,一方面容易“涸泽而渔”,伤害用户体验;另一方面,如果单纯依赖广告收入,容易让企业养成“赚快钱”的习惯,增加企业的创新惰性。

所以从创建初期,腾讯就始终没有走完全依赖流量进行广告变现的商业模式,而是坚持通过产品创新,为用户创造新的用户价值,进而获取商业价值。在腾讯2018年业绩解读会上,腾讯总裁刘炽平曾表示,“虽然我们的广告有比较多的潜力,而且我们广告的填充率比国外国内同行低,但是我们不着急很快提升填充率,我们希望稳健的方式针对每一个板块进行长远发展。我们相信这才是对公司最有利,对于用户最有利”。

一方面,仅朋友圈、微信公众平台、小程序、QQ浏览器与腾讯视频等腾讯体系内当前的流量便足以支撑目前广告收入数倍的增长,另一方面,微信视频号的崛起正为腾讯创造出新的天文数字的流量增量。所以,腾讯不会寻求网络广告收入短期的爆发式增长,但会是一个细水长流,天花板很高的业务。

另外, 由于微信平台实现了小程序、微信支付与企业微信的打通,这就可以很好地帮助广告主将广告连接到小程序商城与企业微信,一方面提升直接的销售转化率,另一方面还可以将客户导流到自己的私域社群进行长期运营。微信广告这种品效合一的优势,是全行业其他任何竞争对手都难以效仿的,将大大提升其对于客户的议价能力。

金融科技与企业服务业务收入是腾讯近几年新崛起的一个收入点。2021年第三季度数据显示,该部分收入同比增长30%至433亿元,已经无限接近网络游戏收入的449亿元(国内部分336亿元,国际部分113亿元)。

其中金融科技部分主要指的是商业支付与理财服务产生的收入。随着微信支付覆盖到越来越多的交易场景,这带来腾讯商业支付及理财服务交易量和单笔交易金额都在快速增长,进而带动交易手续费与理财佣金收入的增长。另外,最新的一个变化是,基于视频号的直播电商业务正在快速崛起,将为微信带来更大规模的小程序内的交易金额,这会进一步利好金融科技业务的增长。

当前,腾讯金融科技业务发展的最主要障碍是政策限制。针对金融科技的监管问题,腾讯也在积极配合监管机构,加强风险管理。相信随着腾讯与监管机构一起找到合适的业务边界后,还会迎来较长时间的稳健增长。

企业服务部分主要指提供IaaS、PaaS与SaaS等产品为核心的企业数字化服务。在2018年930变革,腾讯提出产业互联网战略,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之前,腾讯在To B的企业服务领域只有腾讯云这一个具有一定体量的业务,而在930变革之后,腾讯除了在IaaS公有云领域稳步扩大市场份额,在PaaS与SaaS领域也突飞猛进。

其中,在PaaS领域,腾讯云企业级分布式数据库(TDSQL)现已服务超过3000家客户,横跨金融、公共服务和电信等多个垂直领域;在金融行业垂直领域,TDSQL服务中国前十大银行中的六家,核心系统客户超过20家,未来五年,还将助力1000家金融机构实现核心系统数据库国产化。

在企业协同办公SaaS服务领域,腾讯也出现了“企业微信+腾讯会议+腾讯文档”一门三杰的盛景。

据统计,企业微信目前已经服务超过1000万家企业、政府、医院与学校等组织机构,活跃用户超过1.8亿;腾讯文档目前已有超过2亿的月活跃用户,累计创建了超过30亿份文档;腾讯会议用户数也突破了2亿,年参会数超过40亿次,全球覆盖的国家和地区超过220个,是中国最大规模的独立云会议应用。

就在前不久的企业微信4.0版本上,企业微信还实现了“企业微信+腾讯会议+腾讯文档”一门三杰的协同整合。这次融合,不只是在企业微信里给腾讯会议和腾讯文档简单地添加了一个入口,而是进行了整体的再设计。

企业微信、腾讯会议与腾讯文档,单就每一个产品来说都是现象级的,而三个现象级产品强强融合带来的一体化办公体验,在行业内更是绝无仅有。

除了在协同办公领域的SaaS服务取得了行业领先优势之外,为客户提供全天候多渠道的人工智能客户服务的腾讯企点,也已经成为中国本土CRM领域的领先者,目前已经服务了超过100万家企业,并愈来愈多地被大中型企业采用。此外,腾讯还拥有腾讯电子签、腾讯日历等SaaS产品,满足企业用户不同场景的需求。

云服务是一个巨大市场,同时也在快速增长。例如,2020年全年,亚马逊仅AWS云计算业务的营收规模便达到了453.7亿美元,全年运营利润为135.3亿美元;最新一个财季,微软智能云部门(包括Azure公共云、GitHub和Windows server等服务器产品)的季度营收也达到183.3亿美元,超越生产力和业务流程部门(包括Office、Dynamics和LinkedIn)与个人电脑业务(包括Windows操作系统、广告、设备和游戏),成为微软公司的第一大收入来源。

在930变革之后的前几年,腾讯的企业服务业务主要是处于培育期,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收入规模,但利润贡献还很小。但在完成技术与产品的沉淀之后,未来几年,以产业数字化为核心的企业服务业务,也很有可能迎来商业化的爆发,成为腾讯的又一个现金牛业务。

著名的投资人段永平曾在一篇文章中专门写过关于企业估值的话题,他表示,“估值就是个毛估估的东西,如果要用计算器才能算出来的便宜,就不够便宜了”。芒格也曾表示,从来没见巴菲特按着计算器去估值一家企业。

笔者非常认同段永平的看法,对企业估值,进行大致的估计就行。对于腾讯未来的估值亦是如此,我们其实并不需要太复杂的计算模型,只需要拆解它的几个核心业务,逐一分析业务前景与盈利能力,就可以大致判断,腾讯上述四个业务分别实现营收与利润翻番,对应整体利润超过500亿美金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500亿美金的净利润,对应20-30倍的市盈率计算,便是1-1.5万亿美金的市值。再加上腾讯是目前国内最具创造力的企业,无论经济周期与技术周期怎么转换,其业务一直生生不息,始终处于中国互联网产业的领先者位置。在当前我们能观察到的业务之外,其在未来也很有可能像之前进化出游戏、微信业务一样,再创造出其他更具商业化潜力的全新业务与产品。

所以,笔者认为,如果中国出现一家万亿美金市值的企业,一定会是在互联网产业,且大概率会是腾讯。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