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参与共同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打造好

2022年7月4日 by 没有评论

中国足协6月陆续公布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组织工作方案(2022-2024年)》、《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地方赛事办公室组建指导原则》和《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地方赛事组织指导原则》,标志着面向全体青少年的国内最高规格的足球联赛落地越来越近。人民网日前就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相关热点话题,对中国足协男足青训部部长、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办公室执行秘书乔岱虎进行了专访。

问: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在赛制上设置为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和大学组四个年龄段,为何采取这样的设置?分别有什么侧重点?

乔岱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总体是围绕促进青少年球员健康发展这个目标打造,以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和大学组四个年龄段来设置,是参照青少年入学的四个学段进行。根据每个学段的特点和目标,参赛球队的数量和参赛办法均有所不同。

比如小学组,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不设置全国性比赛,省级即为它的最高等级赛事,其他组别则都有全国性比赛。因为在小学阶段,参与足球运动的孩子非常多,球队的数量也多,该年龄段球员水平差距不是很明显,与其让孩子们打完地方性赛事再奔波打全国性比赛,不如让他们就近多打一些有质量的比赛。此外,小学组主要是5人制和8人制比赛,对于一二年级孩子以培养兴趣为主,三年级及以上的则鼓励孩子参与一些常规竞赛。

随着年龄的增长,球员通过规范化训练的积累,到初中的时候技能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初中组赛事结合学生的发育特点,对赛制作了一些调整。初中组进行的是11人制比赛,但比赛场地要比常规的11人制场地小,一方面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适应场地,另一方面也是符合现代足球的一些特点,比如高对抗、高压迫,尽量减少一些无谓的长传球等。初中组还有一个创新是常规比赛结束后会进行25分钟的教学赛,裁判员不变,场地不变,让那些还没有上场的替补球员登场比赛。我们在去年试点时发现,这个做法效果非常好,还没上场的孩子参与比赛的积极性非常高。

问:也就是说小学阶段以培养与激发兴趣为主。但按照孩子的成长规律,到了中学阶段他们的兴趣会出现分野,赛事设计有考虑过这点吗?

乔岱虎:是有考虑的。所以初中组的赛事设置是地方预选赛+全国总决赛。优秀的队伍通过地方的一级一级竞赛成绩选拔出来后,可以到全国层面进行比赛。当然,各地选拔出来的队伍,或出现实力不均衡问题,可通过分组、分级进行调节,这些工作主要交给地方赛事办公室去做。

高中和初中又不太一样了,因为这是金字塔架构,越往上球队数量会越少。高中组的学校代表队、体校代表队、职业俱乐部梯队、社会青训机构等四类主体球队,都可以在统一平台自由报名参赛。根据球队的数量等情况,在全国各分区先后进行预选赛和分阶段升降级正赛。根据预选赛排名情况,原则上各预选赛赛区相同名次球队进入同一小组,例如各预赛赛区第一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A组,第二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B组,第三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C组,以此类推。今年初步计划全国48支队伍进入到正赛,6-8队分为一组,每阶段踢单循环比赛。

大学组竞赛设置的一大亮点,则是打通了大学生联赛和足协U系列联赛之间的参赛壁垒。简单来说,职业俱乐部的球员如果有大学学籍,可以同时参加大学生联赛和U19联赛。同样的,如果大学生球员在大学生联赛中表现得好,职业俱乐部可以与这名球员签署培训协议,该球员就可以代表职业俱乐部参加U19联赛。这既保证球员能接受高等教育,又保证他们能接受专业的足球训练和竞赛。坚持文化教育和专业训练并重,加强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这也正是“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建设体育强国”中提出的。

乔岱虎:在总共四个学段中,男女组别设置数量是一致的,只是在具体打法和年龄段设置上有些不同。在小学组,男女足年龄段设置是完全一样的。但在初中组和高中组,考虑到女足队伍相对男足数量要少一些等实际情况,为了保证队伍的稳定性,将初、高中组整合一起,设置女子初、高中年龄段U13、U15、U17共三个组别开展操作。到了大学组,把之前校园足球好的经验做法延续了下来,大学生联赛的八支优胜球队可参加全国女子足球乙级联赛。

问:据我们所了解,有些地方反映孩子们每年要参加的比赛比较多,除了青少年足球联赛,还有将保留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和夏令营、全国体校杯、中国足协青少年锦标赛等赛事,这些赛事在时间安排上怎么统筹?

乔岱虎:这是我们在竞赛体系设计中遇到的一个实际问题,地方和全国各类赛事比较多。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方案发布的时候,我们对一些赛事进行了取舍,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将是顶级联赛,在赛历编制、人员参赛、赛事转播等方面将给予优先保障,同时继续保留部分其它赛事。之所以这样设计,是因为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虽然系统很庞大,比赛总场次数非常多,但据我们统计,一支参加初中组比赛的球队,从预选赛到全国总决赛,总共也就踢12-15场球,这个数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必须要满足球队参加其他赛事的需求。而且各个赛事在时间安排上是可以错开的,不会有冲突。

乔岱虎:首届赛事对各地来讲是一个很大挑战,一方面是时间比较紧,另一方面他们还有一些传统的赛事要进行,所以在地方赛事要求上,我们下发了一个指导性原则。主要包含三种方案:一是,地方赛事如果满足体教融合要求,满足四类主体同时参赛的条件,可以直接作为地方预选赛;二是,各地成立赛事办公室后,可根据地方赛事的实际情况,比如是以校园足球联赛为基础,还是以体育系统赛事或足协赛事为基础等,来进行改革调整,继而就可作为地方预选赛;三是,地方各项赛事如果比较多,赛事办公室通过沟通,可以整合成一个全新的地方性赛事。我们给地方执行的灵活性比较大,但核心要求就是,赛事必须满足体教融合要求,不能设置任何球员参赛壁垒。

问:到了一定年龄段的时候,青少年球队实力差距会拉大,过去发生过打开参赛壁垒但场上出现大比分的情况,对此有否应对预案?

乔岱虎:这是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不平衡、不均衡所致。不是青少年个人能力或身体条件有差距,而是球队的整体训练质量不平衡、不均衡。根据这些年地方的实践经验,随着球员的年龄增长,校园足球可以与职业俱乐部或社会青训机构开展合作,学校提供优质的教学资源、训练资源,职业俱乐部和社会青训机构可以提供优质的教练资源,帮助学校提升球队训练水平和能力,比赛的效果就可以更好一点。在我们的赛事设计中,有一项创新就是,学校可以和俱乐部、青训机构联合命名球队,这样既兼顾学校又兼顾了职业俱乐部的需求。

乔岱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竞赛工作方案发布后,各项工作正在有序推进。计划在今年7月份举行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启动仪式,启动仪式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各项赛事,到8月份,准备举行第一届的初中组全国总决赛。在11月底或者12月初的时候,把U17、U19的第一届比赛完成,联赛首届赛事要在今年12月31日前全部结束。此外,在今年9月份,还将发布第二届的竞赛工作方案。目前来看,时间紧任务重,需要各方合力去推动。

问:从时间上来看确实挺紧的,初中组在8月要举行全国总决赛,两个月内地方能完成预选赛吗?

乔岱虎: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第一届赛事基本都是赛会制的集中式比赛,赛事完成度应该还是能保证的。各个地方实际情况虽不太一样,有些参赛队伍数多一点,有些少一点,但基本在7、8月份能完成U13、U15这两个年龄段的地方预选赛。中国足协赛事办公室届时再根据地方预选赛完成程度,确定总决赛的参赛队伍。

问:某些地方如果有多支实力比较强的队伍,比如俱乐部梯队,在开展赛事时会否影响该区域校园足球的发展?

乔岱虎:现阶段可能会存在这个问题。但对于青少年足球来讲,只要满足日常的训练要求,接受科学的训练,水平差距不会拉得很大,而是会逐渐缩小。并且对于足球运动来讲,在场上的11个人除了个人技战术和团队协作执行力之外,意志品质和精神面貌在比赛关键阶段也会起到很大作用。对于实力比较强的俱乐部梯队,可以分几支队伍参赛,同时我们会鼓励他们将训练资源、教练资源等拿出来在当地共享。而且对于俱乐部梯队来说,中国足协举办的锦标赛也可以满足他们不同的参赛需求。

我还想补充说一点,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方案发布后,很多企业和社会组织响应非常热烈,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一起参与进来,把中国青少年联赛共同打造好,毕竟这是中国足球的未来和希望。

中国足协6月陆续公布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组织工作方案(2022-2024年)》、《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地方赛事办公室组建指导原则》和《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地方赛事组织指导原则》,标志着面向全体青少年的国内最高规格的足球联赛落地越来越近。人民网日前就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相关热点话题,对中国足协男足青训部部长、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办公室执行秘书乔岱虎进行了专访。

问: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在赛制上设置为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和大学组四个年龄段,为何采取这样的设置?分别有什么侧重点?

乔岱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总体是围绕促进青少年球员健康发展这个目标打造,以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和大学组四个年龄段来设置,是参照青少年入学的四个学段进行。根据每个学段的特点和目标,参赛球队的数量和参赛办法均有所不同。

比如小学组,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不设置全国性比赛,省级即为它的最高等级赛事,其他组别则都有全国性比赛。因为在小学阶段,参与足球运动的孩子非常多,球队的数量也多,该年龄段球员水平差距不是很明显,与其让孩子们打完地方性赛事再奔波打全国性比赛,不如让他们就近多打一些有质量的比赛。此外,小学组主要是5人制和8人制比赛,对于一二年级孩子以培养兴趣为主,三年级及以上的则鼓励孩子参与一些常规竞赛。

随着年龄的增长,球员通过规范化训练的积累,到初中的时候技能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初中组赛事结合学生的发育特点,对赛制作了一些调整。初中组进行的是11人制比赛,但比赛场地要比常规的11人制场地小,一方面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适应场地,另一方面也是符合现代足球的一些特点,比如高对抗、高压迫,尽量减少一些无谓的长传球等。初中组还有一个创新是常规比赛结束后会进行25分钟的教学赛,裁判员不变,场地不变,让那些还没有上场的替补球员登场比赛。我们在去年试点时发现,这个做法效果非常好,还没上场的孩子参与比赛的积极性非常高。

问:也就是说小学阶段以培养与激发兴趣为主。但按照孩子的成长规律,到了中学阶段他们的兴趣会出现分野,赛事设计有考虑过这点吗?

乔岱虎:是有考虑的。所以初中组的赛事设置是地方预选赛+全国总决赛。优秀的队伍通过地方的一级一级竞赛成绩选拔出来后,可以到全国层面进行比赛。当然,各地选拔出来的队伍,或出现实力不均衡问题,可通过分组、分级进行调节,这些工作主要交给地方赛事办公室去做。

高中和初中又不太一样了,因为这是金字塔架构,越往上球队数量会越少。高中组的学校代表队、体校代表队、职业俱乐部梯队、社会青训机构等四类主体球队,都可以在统一平台自由报名参赛。根据球队的数量等情况,在全国各分区先后进行预选赛和分阶段升降级正赛。根据预选赛排名情况,原则上各预选赛赛区相同名次球队进入同一小组,例如各预赛赛区第一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A组,第二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B组,第三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C组,以此类推。今年初步计划全国48支队伍进入到正赛,6-8队分为一组,每阶段踢单循环比赛。

大学组竞赛设置的一大亮点,则是打通了大学生联赛和足协U系列联赛之间的参赛壁垒。简单来说,职业俱乐部的球员如果有大学学籍,可以同时参加大学生联赛和U19联赛。同样的,如果大学生球员在大学生联赛中表现得好,职业俱乐部可以与这名球员签署培训协议,该球员就可以代表职业俱乐部参加U19联赛。这既保证球员能接受高等教育,又保证他们能接受专业的足球训练和竞赛。坚持文化教育和专业训练并重,加强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这也正是“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建设体育强国”中提出的。

乔岱虎:在总共四个学段中,男女组别设置数量是一致的,只是在具体打法和年龄段设置上有些不同。在小学组,男女足年龄段设置是完全一样的。但在初中组和高中组,考虑到女足队伍相对男足数量要少一些等实际情况,为了保证队伍的稳定性,将初、高中组整合一起,设置女子初、高中年龄段U13、U15、U17共三个组别开展操作。到了大学组,把之前校园足球好的经验做法延续了下来,大学生联赛的八支优胜球队可参加全国女子足球乙级联赛。

问:据我们所了解,有些地方反映孩子们每年要参加的比赛比较多,除了青少年足球联赛,还有将保留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和夏令营、全国体校杯、中国足协青少年锦标赛等赛事,这些赛事在时间安排上怎么统筹?

乔岱虎:这是我们在竞赛体系设计中遇到的一个实际问题,地方和全国各类赛事比较多。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方案发布的时候,我们对一些赛事进行了取舍,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将是顶级联赛,在赛历编制、人员参赛、赛事转播等方面将给予优先保障,同时继续保留部分其它赛事。之所以这样设计,是因为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虽然系统很庞大,比赛总场次数非常多,但据我们统计,一支参加初中组比赛的球队,从预选赛到全国总决赛,总共也就踢12-15场球,这个数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必须要满足球队参加其他赛事的需求。而且各个赛事在时间安排上是可以错开的,不会有冲突。

乔岱虎:首届赛事对各地来讲是一个很大挑战,一方面是时间比较紧,另一方面他们还有一些传统的赛事要进行,所以在地方赛事要求上,我们下发了一个指导性原则。主要包含三种方案:一是,地方赛事如果满足体教融合要求,满足四类主体同时参赛的条件,可以直接作为地方预选赛;二是,各地成立赛事办公室后,可根据地方赛事的实际情况,比如是以校园足球联赛为基础,还是以体育系统赛事或足协赛事为基础等,来进行改革调整,继而就可作为地方预选赛;三是,地方各项赛事如果比较多,赛事办公室通过沟通,可以整合成一个全新的地方性赛事。我们给地方执行的灵活性比较大,但核心要求就是,赛事必须满足体教融合要求,不能设置任何球员参赛壁垒。

问:到了一定年龄段的时候,青少年球队实力差距会拉大,过去发生过打开参赛壁垒但场上出现大比分的情况,对此有否应对预案?

乔岱虎:这是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不平衡、不均衡所致。不是青少年个人能力或身体条件有差距,而是球队的整体训练质量不平衡、不均衡。根据这些年地方的实践经验,随着球员的年龄增长,校园足球可以与职业俱乐部或社会青训机构开展合作,学校提供优质的教学资源、训练资源,职业俱乐部和社会青训机构可以提供优质的教练资源,帮助学校提升球队训练水平和能力,比赛的效果就可以更好一点。在我们的赛事设计中,有一项创新就是,学校可以和俱乐部、青训机构联合命名球队,这样既兼顾学校又兼顾了职业俱乐部的需求。

乔岱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竞赛工作方案发布后,各项工作正在有序推进。计划在今年7月份举行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启动仪式,启动仪式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各项赛事,到8月份,准备举行第一届的初中组全国总决赛。在11月底或者12月初的时候,把U17、U19的第一届比赛完成,联赛首届赛事要在今年12月31日前全部结束。此外,在今年9月份,还将发布第二届的竞赛工作方案。目前来看,时间紧任务重,需要各方合力去推动。

问:从时间上来看确实挺紧的,初中组在8月要举行全国总决赛,两个月内地方能完成预选赛吗?

乔岱虎: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第一届赛事基本都是赛会制的集中式比赛,赛事完成度应该还是能保证的。各个地方实际情况虽不太一样,有些参赛队伍数多一点,有些少一点,但基本在7、8月份能完成U13、U15这两个年龄段的地方预选赛。中国足协赛事办公室届时再根据地方预选赛完成程度,确定总决赛的参赛队伍。

问:某些地方如果有多支实力比较强的队伍,比如俱乐部梯队,在开展赛事时会否影响该区域校园足球的发展?

乔岱虎:现阶段可能会存在这个问题。但对于青少年足球来讲,只要满足日常的训练要求,接受科学的训练,水平差距不会拉得很大,而是会逐渐缩小。并且对于足球运动来讲,在场上的11个人除了个人技战术和团队协作执行力之外,意志品质和精神面貌在比赛关键阶段也会起到很大作用。对于实力比较强的俱乐部梯队,可以分几支队伍参赛,同时我们会鼓励他们将训练资源、教练资源等拿出来在当地共享。而且对于俱乐部梯队来说,中国足协举办的锦标赛也可以满足他们不同的参赛需求。

我还想补充说一点,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方案发布后,很多企业和社会组织响应非常热烈,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一起参与进来,把中国青少年联赛共同打造好,毕竟这是中国足球的未来和希望。

中国足协6月陆续公布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组织工作方案(2022-2024年)》、《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地方赛事办公室组建指导原则》和《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地方赛事组织指导原则》,标志着面向全体青少年的国内最高规格的足球联赛落地越来越近。人民网日前就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相关热点话题,对中国足协男足青训部部长、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办公室执行秘书乔岱虎进行了专访。

问: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在赛制上设置为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和大学组四个年龄段,为何采取这样的设置?分别有什么侧重点?

乔岱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总体是围绕促进青少年球员健康发展这个目标打造,以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和大学组四个年龄段来设置,是参照青少年入学的四个学段进行。根据每个学段的特点和目标,参赛球队的数量和参赛办法均有所不同。

比如小学组,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不设置全国性比赛,省级即为它的最高等级赛事,其他组别则都有全国性比赛。因为在小学阶段,参与足球运动的孩子非常多,球队的数量也多,该年龄段球员水平差距不是很明显,与其让孩子们打完地方性赛事再奔波打全国性比赛,不如让他们就近多打一些有质量的比赛。此外,小学组主要是5人制和8人制比赛,对于一二年级孩子以培养兴趣为主,三年级及以上的则鼓励孩子参与一些常规竞赛。

随着年龄的增长,球员通过规范化训练的积累,到初中的时候技能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初中组赛事结合学生的发育特点,对赛制作了一些调整。初中组进行的是11人制比赛,但比赛场地要比常规的11人制场地小,一方面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适应场地,另一方面也是符合现代足球的一些特点,比如高对抗、高压迫,尽量减少一些无谓的长传球等。初中组还有一个创新是常规比赛结束后会进行25分钟的教学赛,裁判员不变,场地不变,让那些还没有上场的替补球员登场比赛。我们在去年试点时发现,这个做法效果非常好,还没上场的孩子参与比赛的积极性非常高。

问:也就是说小学阶段以培养与激发兴趣为主。但按照孩子的成长规律,到了中学阶段他们的兴趣会出现分野,赛事设计有考虑过这点吗?

乔岱虎:是有考虑的。所以初中组的赛事设置是地方预选赛+全国总决赛。优秀的队伍通过地方的一级一级竞赛成绩选拔出来后,可以到全国层面进行比赛。当然,各地选拔出来的队伍,或出现实力不均衡问题,可通过分组、分级进行调节,这些工作主要交给地方赛事办公室去做。

高中和初中又不太一样了,因为这是金字塔架构,越往上球队数量会越少。高中组的学校代表队、体校代表队、职业俱乐部梯队、社会青训机构等四类主体球队,都可以在统一平台自由报名参赛。根据球队的数量等情况,在全国各分区先后进行预选赛和分阶段升降级正赛。根据预选赛排名情况,原则上各预选赛赛区相同名次球队进入同一小组,例如各预赛赛区第一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A组,第二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B组,第三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C组,以此类推。今年初步计划全国48支队伍进入到正赛,6-8队分为一组,每阶段踢单循环比赛。

大学组竞赛设置的一大亮点,则是打通了大学生联赛和足协U系列联赛之间的参赛壁垒。简单来说,职业俱乐部的球员如果有大学学籍,可以同时参加大学生联赛和U19联赛。同样的,如果大学生球员在大学生联赛中表现得好,职业俱乐部可以与这名球员签署培训协议,该球员就可以代表职业俱乐部参加U19联赛。这既保证球员能接受高等教育,又保证他们能接受专业的足球训练和竞赛。坚持文化教育和专业训练并重,加强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这也正是“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建设体育强国”中提出的。

乔岱虎:在总共四个学段中,男女组别设置数量是一致的,只是在具体打法和年龄段设置上有些不同。在小学组,男女足年龄段设置是完全一样的。但在初中组和高中组,考虑到女足队伍相对男足数量要少一些等实际情况,为了保证队伍的稳定性,将初、高中组整合一起,设置女子初、高中年龄段U13、U15、U17共三个组别开展操作。到了大学组,把之前校园足球好的经验做法延续了下来,大学生联赛的八支优胜球队可参加全国女子足球乙级联赛。

问:据我们所了解,有些地方反映孩子们每年要参加的比赛比较多,除了青少年足球联赛,还有将保留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和夏令营、全国体校杯、中国足协青少年锦标赛等赛事,这些赛事在时间安排上怎么统筹?

乔岱虎:这是我们在竞赛体系设计中遇到的一个实际问题,地方和全国各类赛事比较多。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方案发布的时候,我们对一些赛事进行了取舍,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将是顶级联赛,在赛历编制、人员参赛、赛事转播等方面将给予优先保障,同时继续保留部分其它赛事。之所以这样设计,是因为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虽然系统很庞大,比赛总场次数非常多,但据我们统计,一支参加初中组比赛的球队,从预选赛到全国总决赛,总共也就踢12-15场球,这个数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必须要满足球队参加其他赛事的需求。而且各个赛事在时间安排上是可以错开的,不会有冲突。

乔岱虎:首届赛事对各地来讲是一个很大挑战,一方面是时间比较紧,另一方面他们还有一些传统的赛事要进行,所以在地方赛事要求上,我们下发了一个指导性原则。主要包含三种方案:一是,地方赛事如果满足体教融合要求,满足四类主体同时参赛的条件,可以直接作为地方预选赛;二是,各地成立赛事办公室后,可根据地方赛事的实际情况,比如是以校园足球联赛为基础,还是以体育系统赛事或足协赛事为基础等,来进行改革调整,继而就可作为地方预选赛;三是,地方各项赛事如果比较多,赛事办公室通过沟通,可以整合成一个全新的地方性赛事。我们给地方执行的灵活性比较大,但核心要求就是,赛事必须满足体教融合要求,不能设置任何球员参赛壁垒。

问:到了一定年龄段的时候,青少年球队实力差距会拉大,过去发生过打开参赛壁垒但场上出现大比分的情况,对此有否应对预案?

乔岱虎:这是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不平衡、不均衡所致。不是青少年个人能力或身体条件有差距,而是球队的整体训练质量不平衡、不均衡。根据这些年地方的实践经验,随着球员的年龄增长,校园足球可以与职业俱乐部或社会青训机构开展合作,学校提供优质的教学资源、训练资源,职业俱乐部和社会青训机构可以提供优质的教练资源,帮助学校提升球队训练水平和能力,比赛的效果就可以更好一点。在我们的赛事设计中,有一项创新就是,学校可以和俱乐部、青训机构联合命名球队,这样既兼顾学校又兼顾了职业俱乐部的需求。

乔岱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竞赛工作方案发布后,各项工作正在有序推进。计划在今年7月份举行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启动仪式,启动仪式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各项赛事,到8月份,准备举行第一届的初中组全国总决赛。在11月底或者12月初的时候,把U17、U19的第一届比赛完成,联赛首届赛事要在今年12月31日前全部结束。此外,在今年9月份,还将发布第二届的竞赛工作方案。目前来看,时间紧任务重,需要各方合力去推动。

问:从时间上来看确实挺紧的,初中组在8月要举行全国总决赛,两个月内地方能完成预选赛吗?

乔岱虎: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第一届赛事基本都是赛会制的集中式比赛,赛事完成度应该还是能保证的。各个地方实际情况虽不太一样,有些参赛队伍数多一点,有些少一点,但基本在7、8月份能完成U13、U15这两个年龄段的地方预选赛。中国足协赛事办公室届时再根据地方预选赛完成程度,确定总决赛的参赛队伍。

问:某些地方如果有多支实力比较强的队伍,比如俱乐部梯队,在开展赛事时会否影响该区域校园足球的发展?

乔岱虎:现阶段可能会存在这个问题。但对于青少年足球来讲,只要满足日常的训练要求,接受科学的训练,水平差距不会拉得很大,而是会逐渐缩小。并且对于足球运动来讲,在场上的11个人除了个人技战术和团队协作执行力之外,意志品质和精神面貌在比赛关键阶段也会起到很大作用。对于实力比较强的俱乐部梯队,可以分几支队伍参赛,同时我们会鼓励他们将训练资源、教练资源等拿出来在当地共享。而且对于俱乐部梯队来说,中国足协举办的锦标赛也可以满足他们不同的参赛需求。

我还想补充说一点,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方案发布后,很多企业和社会组织响应非常热烈,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一起参与进来,把中国青少年联赛共同打造好,毕竟这是中国足球的未来和希望。

中国足协6月陆续公布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组织工作方案(2022-2024年)》、《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地方赛事办公室组建指导原则》和《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地方赛事组织指导原则》,标志着面向全体青少年的国内最高规格的足球联赛落地越来越近。人民网日前就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相关热点话题,对中国足协男足青训部部长、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赛事办公室执行秘书乔岱虎进行了专访。

问: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在赛制上设置为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和大学组四个年龄段,为何采取这样的设置?分别有什么侧重点?

乔岱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总体是围绕促进青少年球员健康发展这个目标打造,以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和大学组四个年龄段来设置,是参照青少年入学的四个学段进行。根据每个学段的特点和目标,参赛球队的数量和参赛办法均有所不同。

比如小学组,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不设置全国性比赛,省级即为它的最高等级赛事,其他组别则都有全国性比赛。因为在小学阶段,参与足球运动的孩子非常多,球队的数量也多,该年龄段球员水平差距不是很明显,与其让孩子们打完地方性赛事再奔波打全国性比赛,不如让他们就近多打一些有质量的比赛。此外,小学组主要是5人制和8人制比赛,对于一二年级孩子以培养兴趣为主,三年级及以上的则鼓励孩子参与一些常规竞赛。

随着年龄的增长,球员通过规范化训练的积累,到初中的时候技能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初中组赛事结合学生的发育特点,对赛制作了一些调整。初中组进行的是11人制比赛,但比赛场地要比常规的11人制场地小,一方面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适应场地,另一方面也是符合现代足球的一些特点,比如高对抗、高压迫,尽量减少一些无谓的长传球等。初中组还有一个创新是常规比赛结束后会进行25分钟的教学赛,裁判员不变,场地不变,让那些还没有上场的替补球员登场比赛。我们在去年试点时发现,这个做法效果非常好,还没上场的孩子参与比赛的积极性非常高。

问:也就是说小学阶段以培养与激发兴趣为主。但按照孩子的成长规律,到了中学阶段他们的兴趣会出现分野,赛事设计有考虑过这点吗?

乔岱虎:是有考虑的。所以初中组的赛事设置是地方预选赛+全国总决赛。优秀的队伍通过地方的一级一级竞赛成绩选拔出来后,可以到全国层面进行比赛。当然,各地选拔出来的队伍,或出现实力不均衡问题,可通过分组、分级进行调节,这些工作主要交给地方赛事办公室去做。

高中和初中又不太一样了,因为这是金字塔架构,越往上球队数量会越少。高中组的学校代表队、体校代表队、职业俱乐部梯队、社会青训机构等四类主体球队,都可以在统一平台自由报名参赛。根据球队的数量等情况,在全国各分区先后进行预选赛和分阶段升降级正赛。根据预选赛排名情况,原则上各预选赛赛区相同名次球队进入同一小组,例如各预赛赛区第一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A组,第二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B组,第三名进入分阶段升降级赛C组,以此类推。今年初步计划全国48支队伍进入到正赛,6-8队分为一组,每阶段踢单循环比赛。

大学组竞赛设置的一大亮点,则是打通了大学生联赛和足协U系列联赛之间的参赛壁垒。简单来说,职业俱乐部的球员如果有大学学籍,可以同时参加大学生联赛和U19联赛。同样的,如果大学生球员在大学生联赛中表现得好,职业俱乐部可以与这名球员签署培训协议,该球员就可以代表职业俱乐部参加U19联赛。这既保证球员能接受高等教育,又保证他们能接受专业的足球训练和竞赛。坚持文化教育和专业训练并重,加强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这也正是“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建设体育强国”中提出的。

乔岱虎:在总共四个学段中,男女组别设置数量是一致的,只是在具体打法和年龄段设置上有些不同。在小学组,男女足年龄段设置是完全一样的。但在初中组和高中组,考虑到女足队伍相对男足数量要少一些等实际情况,为了保证队伍的稳定性,将初、高中组整合一起,设置女子初、高中年龄段U13、U15、U17共三个组别开展操作。到了大学组,把之前校园足球好的经验做法延续了下来,大学生联赛的八支优胜球队可参加全国女子足球乙级联赛。

问:据我们所了解,有些地方反映孩子们每年要参加的比赛比较多,除了青少年足球联赛,还有将保留的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和夏令营、全国体校杯、中国足协青少年锦标赛等赛事,这些赛事在时间安排上怎么统筹?

乔岱虎:这是我们在竞赛体系设计中遇到的一个实际问题,地方和全国各类赛事比较多。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方案发布的时候,我们对一些赛事进行了取舍,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将是顶级联赛,在赛历编制、人员参赛、赛事转播等方面将给予优先保障,同时继续保留部分其它赛事。之所以这样设计,是因为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虽然系统很庞大,比赛总场次数非常多,但据我们统计,一支参加初中组比赛的球队,从预选赛到全国总决赛,总共也就踢12-15场球,这个数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必须要满足球队参加其他赛事的需求。而且各个赛事在时间安排上是可以错开的,不会有冲突。

乔岱虎:首届赛事对各地来讲是一个很大挑战,一方面是时间比较紧,另一方面他们还有一些传统的赛事要进行,所以在地方赛事要求上,我们下发了一个指导性原则。主要包含三种方案:一是,地方赛事如果满足体教融合要求,满足四类主体同时参赛的条件,可以直接作为地方预选赛;二是,各地成立赛事办公室后,可根据地方赛事的实际情况,比如是以校园足球联赛为基础,还是以体育系统赛事或足协赛事为基础等,来进行改革调整,继而就可作为地方预选赛;三是,地方各项赛事如果比较多,赛事办公室通过沟通,可以整合成一个全新的地方性赛事。我们给地方执行的灵活性比较大,但核心要求就是,赛事必须满足体教融合要求,不能设置任何球员参赛壁垒。

问:到了一定年龄段的时候,青少年球队实力差距会拉大,过去发生过打开参赛壁垒但场上出现大比分的情况,对此有否应对预案?

乔岱虎:这是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不平衡、不均衡所致。不是青少年个人能力或身体条件有差距,而是球队的整体训练质量不平衡、不均衡。根据这些年地方的实践经验,随着球员的年龄增长,校园足球可以与职业俱乐部或社会青训机构开展合作,学校提供优质的教学资源、训练资源,职业俱乐部和社会青训机构可以提供优质的教练资源,帮助学校提升球队训练水平和能力,比赛的效果就可以更好一点。在我们的赛事设计中,有一项创新就是,学校可以和俱乐部、青训机构联合命名球队,这样既兼顾学校又兼顾了职业俱乐部的需求。

乔岱虎: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竞赛工作方案发布后,各项工作正在有序推进。计划在今年7月份举行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启动仪式,启动仪式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各项赛事,到8月份,准备举行第一届的初中组全国总决赛。在11月底或者12月初的时候,把U17、U19的第一届比赛完成,联赛首届赛事要在今年12月31日前全部结束。此外,在今年9月份,还将发布第二届的竞赛工作方案。目前来看,时间紧任务重,需要各方合力去推动。

问:从时间上来看确实挺紧的,初中组在8月要举行全国总决赛,两个月内地方能完成预选赛吗?

乔岱虎: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第一届赛事基本都是赛会制的集中式比赛,赛事完成度应该还是能保证的。各个地方实际情况虽不太一样,有些参赛队伍数多一点,有些少一点,但基本在7、8月份能完成U13、U15这两个年龄段的地方预选赛。中国足协赛事办公室届时再根据地方预选赛完成程度,确定总决赛的参赛队伍。

问:某些地方如果有多支实力比较强的队伍,比如俱乐部梯队,在开展赛事时会否影响该区域校园足球的发展?

乔岱虎:现阶段可能会存在这个问题。但对于青少年足球来讲,只要满足日常的训练要求,接受科学的训练,水平差距不会拉得很大,而是会逐渐缩小。并且对于足球运动来讲,在场上的11个人除了个人技战术和团队协作执行力之外,意志品质和精神面貌在比赛关键阶段也会起到很大作用。对于实力比较强的俱乐部梯队,可以分几支队伍参赛,同时我们会鼓励他们将训练资源、教练资源等拿出来在当地共享。而且对于俱乐部梯队来说,中国足协举办的锦标赛也可以满足他们不同的参赛需求。

我还想补充说一点,在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方案发布后,很多企业和社会组织响应非常热烈,我们希望更多人能够一起参与进来,把中国青少年联赛共同打造好,毕竟这是中国足球的未来和希望。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