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北京中考体育巨变:是加重应试还是快乐体育?

嗨,这里是《vista看天下》旗下的教育团队:vista成长实验室。我们关注教育,更关注人,陪伴父母与孩子一起成长。

北京中考体育总分增至70分,分别由过程性考核(40分)和现场考核(30分)两部分组成。

这一消息其实并不意外。早在去年,教育部就已宣布“中考体育将与语数外同等分值”。当年10月,云南省成为全国第一个把中考体育分值提胜到100分的省份。

“目前中国孩子的身体,实在太差了,甚至已经影响到心理健康,家长和孩子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焦虑,语数外本身很重要,但我们身体更重要,健康第一。”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教授尹小俭说,“中考体育加到一百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但这一次,北京的改革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不仅分数增加了,而且考核的项目也增多了,考核的时间则大大提前了。

过程性考核包括学生体质健康考核(30分)和体育与健康知识考核(10分)两部分。

体重指数、肺活量、50米跑、坐位体前屈、1分钟跳绳、1分钟仰卧起坐等,这些都是早已被家长和学生们熟悉的学生体质健康考核,这次没有变。

发生变化的是考核时间:四年级、六年级和八年级的第一学期,不同学段有具体的单项指标和权重,体现循序渐进的过程。

最近北京中小学生的家长应该都收到了一张小纸条,上面是孩子这学期的体测成绩。这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比如身高体重指数(BMI),超重或者偏瘦都是不行的。

在对2万名7至18岁的中日孩子进行身体素质测试后,尹小俭发现:“中国孩子目前的体质状况呈现出两个极端,一边是超重、肥胖,一边是消瘦。但目前因营养不良造成的消瘦人数是逐渐减少的趋势,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超重、肥胖。”

据2020年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显示,我国6-17岁、6岁以下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率分别达到19%和10.4%。最近一次全国学生体质调查发现学龄期儿童超重肥胖人数达到3400万。

所以,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在发布会上说此次改革的重点在于引导孩子和家长尽早就关注孩子体质健康的目标达成度。“这部分占分30分,每次10分(达到良好及以上就可以得满分,而且很多同学都能达到良好以上)。”

前段时间,我在一些体育培训班看到一些初一初二的学生为中考在突击练习,他们拖着沉重的步伐,连小学生都跑不过。他们练得很痛苦。

2020年5月26日,考生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扬武中学参加中考体育科目篮球项目考试。

而这一次北京的体育教育改革让家长和孩子必须从小就要重视体育。“这40分的获得不是突击锻炼或报一两个体育培训班就能达到的,需要扎扎实实从每一天做起。”李奕说。

而过程性考核的笔头测试——体育与健康知识,其考核时间是八年级第二学期。这部分是开卷机考,应该不会太难。

关于现场考核,与以往相比总分仍为30分不变,但增加了诸如乒乓球、体操、武术等更多的可选项目。

李奕介绍说,这样不仅能让更多的体育资源和体育活动服务于孩子们的爱好,让更多的孩子能有机会用自己最喜爱、最擅长的项目来参与考试,拿高分、拿满分,也体现了此次改革快乐体育的导向。

本次改革采取分类限选的方式,把内容划分了四类,设置22项考试内容(比以往增加了14项),每名同学可挑选4项。

李奕介绍说,这样设计,一方面体现了对孩子们体育兴趣的激发和自主选择权的尊重;另一方面,适度的分类和组合也能引导孩子们同时在集体合作、对抗竞争、个人技巧、耐力、力量、速度和激情等方面有更完整的体育素养的获得,真正做到在“无体育,不教育”的基础上,“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

这个方向是非常好的。我们之前在采访中也发现体育中考带来的体育应试的问题。在考分的指挥棒下,学校、学生、家长都在追逐考什么练什么的功利性。

辽宁锦州有一年中考体育抽中的是篮球,结果导致锦州全市没有篮球可卖,而篮球场上全是练习篮球的孩子。

国家女篮青年队亚青赛、世青赛体能教练孔昕炜曾在培训班上教孩子跨栏,但这在一些家长眼中“性价比不高”,“考试不考你为什么要教?”面对家长的质问,孔昕炜也很无奈。

2015年7月,在郑州黄金时代青少年减肥夏令营里,小胖墩们正在努力甩掉身上多余的脂肪。

北京体育改革增加了很多考试项目,从出发点来说是好的,但会不会增加学生和家长的负担呢?

每个学生都要选一项个人项目和一项集体项目。在北京,体育培训班每节课二百元起步。一次一个半小时的少儿体能课收费甚至将近五百元。我有个朋友有对双胞胎女儿,每周末上一次体能课,一千块钱就没了。

还有就是场地。集体项目中的三大球:足球、篮球、排球,可以想想我们身边有多少块可以随时使用的场地?

据北京市体育局副局长杨海滨在2017世界足球大会暨展览中国会议上介绍,目前,北京市的社会足球场地中,11人制标准场地有86块,非标准场地214块;校园足球场中,标准场地193块,非标准场地777块,足球场总量是1270块。如果我们以常住人口2170万作为统计基数,那么在北京每万人拥有的足球场地的数量是0.59块。“我想,在足球生态系统中,硬件是生态的基础。”

至于家长的精力就更不用说了。我有个朋友,她家很重视体育,儿子从五岁开始,每周三次足球训练。不管严寒酷暑,都是家长坚持接送。

虽然名义上学生可以在多个考试项目中选择,但为了高分,老师往往会为孩子选择相对容易的项目。孔昕炜介绍,大部分云南学生都要考排球,“至少在昆明是不允许你考足球和篮球的,因为学校老师不教。学了三四年排球,考完试,一个排球的比赛场地是怎么样的?有几个人打?很多学生答不上来。”

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卢元镇曾做过中国群众体育现状调查与研究,调查结果显示,中国16岁以上居民中有66.74%的人不参加任何体育活动,原因有多方面,包括对体育缺乏兴趣爱好、未掌握锻炼身体的技术方法等。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也指出,过去长期以来我们并没有把体育课的教学要教会学生什么,或者要教会他达到什么样的目标作为教学的要求。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学二年级,中国有14年的体育必修课,但很多人却一项运动技能都没有学会。yobo体育最新网址

因此,这一次的体育改革也希望突破这一点。“这本身就是一场移风易俗的思想观念的革命。”王登峰说,学校体育涉及三大方面:教会、勤练、常赛。“体育竞赛未来不是班里、学校里体育好的人的事,而是学校里每一位同学都应该参与的一件事,就像学完语文要考试要写作文一样,学完体育一定要参加体育竞赛。”

在日本山崎县一所小学的体育课上,尹小俭看到了为学生量身定做的软式排球,“比标准排球小一圈,孩子更易抓取”。一节45分钟的体育,大部分时间孩子们都在分组比赛。经过简化的比赛规则,孩子们更易进入,比如,如果对方一个球打过来,孩子用手接住也可得分。在这样的过程中,“学生既学到了技术,又有了比赛的趣味性”。

尹小俭的儿子练了一个学期武术后就放弃了,他回家抱怨说,课程太过无趣,整天就是练习弹腿、冲拳这种单项动作。“我们国家的体育课程设置是没问题,但贯彻下去并不理想,老师说得太多了。”

尹小俭认为,儿子学的武术就是要多打,有输赢,才会有趣味,不让学生实际训练,老师讲解得再清楚也没用。标准来说,一节体育课的练习密度至少要达到75%以上,但国内体育课总是要求整队,进行立正稍息这样的军事化训练,学生很难提起兴趣。

日本的体育教育举世瞩目。每年举办的足球、棒球等各大学生联赛都是非常燃的,场上场下,都为成功呐喊,为失败而痛哭。擦掉汗水和泪水,一次次再来。

日本全国高中足球大赛是全日本关注度最大的校园足球赛,球场上围坐着4、5万观众,几十家媒体同步转播。

“年轻人像世界杯期间一样聚集在酒吧,市民们在大楼厅堂观看直播,小学生在体育馆齐聚收看比赛,甚至出租车司机在车上都关注着这场比赛。整个城市对一支高中球队关注度让人震撼。”

这些参加比赛的高中生们,大多都不会成为职业球员,而是走向职场,成为一名普通的打工人。但在学校经历过的每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都让体育之精神深入骨髓。

在纪录片《足球少年养成》中,静冈学园足球部主教练川口修以及日本航空高中的仲田教练在谈及教育理念的时候,都提到了“人间性”的概念。

这样的教育理念,在日本校园体系中最生动的体现就是各种各样的体育社团活动,包括足球、篮球、棒球等活动。在日本,90%学生都要选择加入一个体育社团,在放学后参加该部门的训练教学活动。

在央视纪录片《足球道路》日本篇的结尾,记者问:“那么,你们如此拼搏着的一切又意味着什么?”

《日本高中足球赛涌入5万观众,43家电视台转播,这样的青春和足球你羡慕么》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